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青海贫困农村小学生营养知识情况调查研究,营养学论文

本站2019-05-15126人围观
简介 本次共回收调查问卷575份,合格570份,合格率%。 其中男生284人、女生286人,分别占%和%。 贫困农村小学生各项营养知识的认知正答率%~%,其中对饮品的选择认知率

  本次共回收调查问卷575份,合格570份,合格率%。

其中男生284人、女生286人,分别占%和%。

   贫困农村小学生各项营养知识的认知正答率%~%,其中对饮品的选择认知率最高,正答率最低的是营养早餐的食物组成(见表1)。   女生对饮品的选择、富含维生素C的食物和含胡萝卜素最多的食物的回答正答率高于男生,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他营养知识的回答正答率性别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三~五年级,随着年级的升高,每个知识点的正答率随之升高,到六年级又有一定幅度的下降,年级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三年级最低,为%~%;五年级最高,为%~%。   饮品的选择、富含维生素C的食物、含胡萝卜素最多的食物和粗粮的营养特点等知识点的回答正答率,汉族小学生高于少数民族小学生,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而营养早餐的食物组成的回答正答率则低于少数民族,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他营养知识点的回答正答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学校所在地小学间除钙的食物来源的回答正答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外,其他9个营养知识点的回答正答率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县城小学总体较高,为%~%,山区小学较低,为%~%。

    小学生营养知识平均得分(±)分。 男、女生营养知识得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2=,)。 三~五年级,随着年级的升高,营养知识得分随之升高,六年级有所下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三年级最低,五年级最高。

  表1不同人口统计学特征贫困农村地区小学生营养知识正答率比较/%  汉族学生的营养知识得分高于少数民族学生,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 学校所在地离县城越远,营养知识得分也越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县城小学,山区小学最低(见表2)。   表2不同人口统计学特征贫困农村地区小学生营养知识得分比较(±s)  注:abc表示多组之间的两两组间比较:相同字母;不同字母,a为最高,b次之,c最低。

   在所调查学生中,以课堂教学为主要营养知识来源途径的比例最多(%),其次分别为父母或家人(%)、电视、广播(%),最少的为专家讲座(%)和报刊、杂志(%)。    儿童青少年的营养与健康状况将直接影响其体能和智能的发育。 而且,儿童青少年正处于生长发育的关键时期,如果膳食种类单一、膳食结构不合理,势必影响其生长发育和学习成绩[4]。

除膳食因素外,对营养知识的掌握和了解程度也是影响儿童青少年健康状况的另一重要因素[5]。   在广大农村地区,由于落后的经济条件、闭塞的信息交流、居民更低的文化水平和健康知识等原因,导致农村地区学生存在更严重的营养问题[6]。

本次研究发现,青海省贫困农村地区小学生营养知识知晓率较低,除对饮品的选择具有一定的知晓率外,其他的营养知识点正答率均低于60%,尤其是对于钙的食物来源、营养早餐的食物组成等知识点的知晓率更是低于30%,同时低于国内其他农村地区的调查结果[7],略高于青海省藏区小学生营养知识知晓率[8]。

来自县城小学的营养知晓率最高,其次是乡镇小学,山区小学最低,这一结果与徐海泉[9]等在我国50个贫困县的调查结果相同。

少数民族学生的营养知识知晓率显着低于汉族学生。 因此,今后的营养教育工作要重点加强落后、边远地区小学,要加强关于矿物质、营养早餐的食物组成等相关营养知识教育,提高其知晓率,帮助小学生尽早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为今后的身体健康打下坚实的基础[10]。

  一项来自青海省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地区的监测结果显示[11],2012-2015年计划实施3年后,学生营养不良的患病率并无明显降低,笔者认为这一现象的发生可能与当地学校供餐食物结构较为单一、学生偏食、挑食等因素有关。

因此,提高青海省贫困地区学生营养健康知识水平,对于改善小学生营养状况至关重要[12,13]。 要针对不同地区小学生的营养现状和营养特点,开展形式多样、有针对性的营养健康知识宣传教育,向学生、家长、教师和供餐人员普及营养科学知识,培养其良好的饮食习惯,建立健康的饮食行为模式,进一步改善和提高学生的健康状况,为将来的工作、学习打下坚实的基础。

    [1]左娇蕾,胡小琪.我国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营养状况及干预策略[J].中国学校卫生,2010,31(9):1035-1036,1038.  [2]孙静,娄晓民.营养改善计划对贫困地区中小学生营养知信行的影响[J].中国学校卫生,2015,35(4):597-599.  [3]胡小琪,徐海泉,李荔,等.中国贫困地区学生营养状况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2014,35(12):1783-1785.  [4]段一凡,李艳平,鞠波,等.我国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营养知识现状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2010,31(9):1031-1032,1034.  [5]徐海泉,张倩,李荔,等.中国贫困地区学校健康教育课开设现状[J].中国学校卫生,2014,35(12):1786-1787,1790.  [6]王绪刚.云南傈僳族学龄儿童营养健康教育干预效果分析与评价[D].昆明:昆明医学院,2005.  [7]阿斯亚·阿西木,葩丽泽·买买提,祝宇铭,等.新疆贫困地区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知识水平及行为状况调查[J].疾病预防控制通报,2016,31(5):37-39.  [8]赵宏,李斌,刘燕,等.青海省藏区寄宿中小学生营养健康教育效果评价[J].中国学校卫生,2015,36(5):784-786.  [9]徐海泉,张倩,甘倩,等.农村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地区学生营养知识状况[J].中国学校卫生,2015,36(5):666-668,672.  [10]秦祖国,苏胜华,夏燕琼,等.广东省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村中小学生生长发育及营养状况调查[J].中国健康教育,2012,28(3):191-193.  [11]马福昌,周敏茹,星吉,等.青海省重点监测地区中小学生营养改善项目效果评价[J].中国学校卫生,2017,38(11):1712-1714.  [12]王芸,袁媛,徐贵发.以学校为平台的儿童肥胖防控效果评价[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2,29(4):315-316.  [13]尤莉莉,刘璐,何欣玥,等.食育对改善农村小学生饮食相关健康素养的效果[J].中国健康教育,2017,33(6):487-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