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颜氏家训·诫兵第十四

本站2019-07-09114人围观
简介 颜氏之先,本乎邹、鲁,或分入齐,世以儒雅为业,遍在书记。 仲尼门徒,升堂者七十有二,颜氏居八人焉。 秦、汉、魏、晋,下逮齐、梁,未有用兵以取达者。 春秋世,颜高、颜鸣、颜

颜氏家训·诫兵第十四

  颜氏之先,本乎邹、鲁,或分入齐,世以儒雅为业,遍在书记。 仲尼门徒,升堂者七十有二,颜氏居八人焉。

秦、汉、魏、晋,下逮齐、梁,未有用兵以取达者。

春秋世,颜高、颜鸣、颜息、颜羽之徒,皆一鬥夫耳。

齐有颜涿聚,赵有颜最,汉末有颜良,宋有颜延之,并处将军之任,竟以颠覆。 汉郎颜驷,自称好武,更无事迹。

颜忠以党楚王受诛,颜俊以据武威见杀,得姓已来,无清操者,唯此二人,皆罹祸败。

顷世乱离,衣冠之士,虽无身手,或聚徒众,违弃素业,徼幸战功。 吾既羸薄,仰惟前代,故寘心于此,子孙志之。 力翘门关,不以力闻,此圣证也。

吾见今世士大夫,才有气干,便倚赖之,不能被甲执兵,以卫社稷;但微行险服,逞弄拳,大则陷危亡,小则贻耻辱,遂无免者。

  国之兴亡,兵之胜败,博学所至,幸讨论之。 入帷幄之中,参庙堂之上,不能为主尽规以谋社稷,君子所耻也。

然而每见文士,颇读兵书,微有经略。

若居承平之世,睥睨宫阃,幸灾乐祸,首为逆乱,诖误善良;如在兵革之时,构扇反覆,纵横说诱,不识存亡,强相扶戴:此皆陷身灭族之本也。

诫之哉!诫之哉!习五兵,便乘骑,正可称武夫尔。

今世士大夫,但不读书,即称武夫儿,乃饭囊酒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