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生人勿进张瘸子,李馨

本站2019-05-154人围观
简介 《生人勿进》是由网络大神威虹爷创作的灵异类小说,此书的主角是张瘸子李馨,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作者文笔细腻,吓尿了,一个暗恋我的女生邀请我参加她的订婚宴,第二天她却吊死在了树上,身上的皮都被剥

《生人勿进》是由网络大神威虹爷创作的灵异类小说,此书的主角是张瘸子李馨,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作者文笔细腻,吓尿了,一个暗恋我的女生邀请我参加她的订婚宴,第二天她却吊死在了树上,身上的皮都被剥开,心脏也被挖走了。 从此之后,我麻烦不断。

更让我没想到,每天晚上搂着睡觉的女友竟然是……精彩章节整个镇子也很安静,我走在大叔旁边,就在棺材的后面,看着那具大红棺材,感觉有点不舒服。 这哪是葬礼啊,这也太简单了吧。 我们直接来到了坟地,安葬,烧纸,一直都很顺利。 等到安葬了以后,那些雇来的人陆续都走了。

我和大叔一直站在路边。 他们接到的任务只是做这些,我看了下前方,然后小声的对大叔说:“我们也走吧,没什么事了。

”大叔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默默的说:“还有葬礼。

”我心想下葬都来了,也不差去参加个葬礼了,况且现在我也没什么主意,只能听大叔的了。 等我们去了火葬场,葬礼已经开始了。

我们刚去,孙云的母亲就找到了我。

孙云的母亲好像刚刚哭过,她问我:“那个李馨是不是在酒吧里面吵过架,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

”葬礼依旧没有人,这时候已经也结束了。

火葬场的葬礼大厅排的很紧张,所以现在我们也得赶快离开,给下一伙人腾地方。 听到孙云母亲这么说,我想了想,没有什么印象:“你们家离酒吧不是很远吗,而且孙云从来没有来过酒吧,这个事我也可以肯定,李馨下班了也有直达车回去啊。 ”孙云妈妈并没有说什么,哭着离开了。

我不知道她说这话什么意思,有点莫名其妙了,大叔站在角落,不知道想要干嘛,我走了过去:“现在葬礼也结束了,我们下一步还要做些什么?。

”大叔皱着眉,说再看看。

直到工作人员过来了,说下一伙客人就要来了,言下之意让我们腾地方。

孙云爸爸也才要走,向我们看了过来:“要不你们吃完晚饭再走吧,”我心想哪还有时间再吃饭了,但我刚想婉拒,张伟也走了过来:“按理说是要吃饭的,市里不好走,晚上正好咱们一起回店里。

”我想想也是,总不能把张伟自己扔在这里吧。

大叔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能说那好吧。 工作人员也开始收拾地方。 回去了以后,张伟还在门口抽烟。

我感觉很不对劲,猜不透这是怎么回事,大叔要留在这里,肯定有什么原因。 难道他看出来什么了?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叔神秘兮兮的和我说:“没有这么简单的。 ”我感觉心里咯噔了一下,点了点头。

紧接着,我又回到了客厅。

坐在沙发上,我回想着这一切,自杀,尸斑,张瘸子和晓娜莫名失踪,一路走来,仿佛有太多的诡异缠绕着我,像是重重迷雾,让我无法逃开。 最奇怪的,就是孙云妈妈问我的那个事。

我有点意外,难道孙云和李馨吵架了?还是怎么的?而且我疑惑的是,不说孙家和李家很要好么?为什么从李馨死后到现在,李家人根本不露面,这里面究竟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李家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连葬礼都不肯来?李馨也说过她父母对她很好,而且我记得在李馨死的那天,老两口悲痛欲绝,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以前我还没有发现这事的不对劲,可是现在看起来,孙云和李馨的订婚,倒像是一场阴谋。

就在这时,我又收到了一条短信。 看到联系人竟然是张瘸子,我顿时清醒了。 “我是张瘸子的侄子,找你有点事,你能不能过来?”我刚燃气的希望又荡然无存,还以为张瘸子终于出现了,没想到竟然是他的侄子,我想了想,问他找我有什么事。

过了一会,那边来了回复:“我有事情告诉你,但要当面说,这次,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我很纳闷,问他什么话必须当面说。 他直接回了我:“让你来就别废话,如果想知道你就来吧,但是这次再告诉别人你一辈子也别想知道了。 ”听他这么说我赶紧稳住他:“那你等我,我现在就去。 ”接完短信以后,我在客厅里面着急的来回转了好几圈。 想了想,还是不要告诉大叔了,总觉得上次张瘸子没有见我,就是因为我告诉了别人,这次又特意强调,很显然这当中有事。 我刚打开客厅门,就碰到孙云的父亲,他满脸疑惑,问我去哪。

我说家里有点事,先出去趟,得明天能回来。

孙云爸爸点了点头,说用不用开车送我。

我拒绝了,说也没喝酒,开自己车回去就行。 孙云爸爸状态看起来还好,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 就这样我走了出去,开着车,又来到了之前那个门市房外面。 下了车,我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来到了门口。

我摁响了门铃,声音就像地狱的鼓点一般,在四周回荡着。

紧接着,房门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被打开了,张瘸子侄子的面貌从里面出现了,好像早早就在这里等着我,他半隐在黑暗当中,表情似笑非笑,让我有点不舒服。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给他好脸色:“说吧,找我什么事。

”哪知道他好像见鬼了似的,不解的问我:“你说什么?”我倒没了头绪:“你不说有事告诉我吗?”他皱起了眉头,把门推上了一些:“我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告诉你什么事。 ”我当时真想一拳轰到他脸上,瞪着眼睛说道:“不是你给我发短信的吗?”这一下倒是他表现得疑惑起来了:“我也没有你电话啊。

”我不信这个邪,拿出手机把短信找了出来,放在了他的面前:“你看看,这不你说的嘛,让我来找你。

”看到短信,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不是我发的,你找错人了。 ”说着他转身就走,不让我再问,把门也关上了。 我感觉莫名其妙,又有点不可思议。

我又给张瘸子打了个电话,那边没有接。 但紧接着,那边给我回了个短信。

还是刚才的那种语气:“你在哪呢,我现在在十字路口,快回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