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男主是贺小钢励志小说奇葩学徒工阅读 传统故事

本站2019-07-13160人围观
简介 奇葩学徒工第十九章兔子进了派出所(上)贺小钢内心却也不想再跟着郑福义跑车。 他已跟车四五年啦,驾驶技术早已熟练掌握,单独驾车生产完全没问题。 如果再跟下去,人家会说郑福义不会带徒弟

男主是贺小钢励志小说奇葩学徒工阅读 传统故事

奇葩学徒工第十九章兔子进了派出所(上)贺小钢内心却也不想再跟着郑福义跑车。

他已跟车四五年啦,驾驶技术早已熟练掌握,单独驾车生产完全没问题。

如果再跟下去,人家会说郑福义不会带徒弟,二年就可以教会的徒弟五年还出不了师。 而自己呢,也要落个朽木不可雕的笨蛋名钢蛋借口要再跟师父一段时间熟练驾驶技术,拒绝接受车钥匙的理由其实是个措辞声!虽然他很想磨两把五十龄的方向,过过驾驶进口车的瘾。 但他知道,队里对这批新车很重视,严禁当车司机把车交与他人驾驶。

他不愿给师父找麻烦,也不愿为这点事去求淳于书记特别批准。 所以,整日呆在家里不出门专心研读他的医疗秘籍,他想尽快掌握所有疑难杂症的气疗方法,更想找到保持真气源源不断的窍门。 经过几次出手为人疗疾,他已对气疗秘籍产生浓厚的兴趣,很想完全掌握这门绝技。

借口不上班在家专心研究,他觉得很惬意。 一天,黄毛慌慌张张跑来,说兔子与人打架被派出所拷走。 钢弹一听大急:我不是说过不准随意打架嘛!你们怎么就不听呢?说吧,咋回事?黄毛讪讪道:兔子听在餐厅打工的螃蟹说,食客对含有高蛋白的泥鳅很感兴趣,餐厅的老板出高价收买泥鳅。 他想挣这个钱,昨天就去六楞湖垂钓。

咱院的小妞苗苗是兔子的跟屁虫,她听说兔子去钓泥鳅,吃过午饭就独自去六楞湖寻找他。

走到湖边小树林有点内急,瞧周围没人就蹲下小解。 也是合该有事,恰被来小树林闲逛的流氓发现,就上前将苗苗按倒欲行不轨。

苗苗是咱院出名的假小子,当然不会轻易就范,一边与流氓拼命厮打,一边高喊救命……。 喊声引起在湖边垂钓的兔子警觉,就上前查看,瞧着女友被欺负,立即火冒三丈,扑上就打。

没想到对方是两个人,兔子心急出手就毫不留情,交手中把对方打成烂猪头熊猫眼、狼狈逃窜。 兔子也无心钓泥鳅,带着苗苗回家。

受伤的流氓叫东东,他爹是承包汽车配件公司的暴发户老板,有钱、有社会关系。 带着儿子去派出所告状。

派出所验过伤就把兔子拘传走,拷到所里树上大半天,直到答应赔偿对方一千元疗养费才放出来。

兔子靠沿街卖花生、瓜子为生计,一天挣不了仨核桃俩枣,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赔人家,老四你看咋办?钢蛋想了想,心中已有主见,为了测试黄毛的智商,道:假如这事放在你身上,打算如何处理?黄毛胸有成竹的道:光棍不吃眼前亏!马上凑钱先把兔子保出来,平息此事。

日后找机会把东东那小子弄到手,逼他交代罪行,写下悔过书,退还罚款。 如果那小子事后不认帐,不但不退钱反而再去派出所告你绑票罪,咋办?他不敢!这些富二代纨绔子弟都是欺软怕硬的人渣,他知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我穷命一条,他才不屑玩命呢!行!你还有点头脑!钢弹称赞过又道:我说过,为人不要没事找事,但有事也不能怕事!这次我们有理,不能吃亏!去告诉兔子安心卖他的花生!这事我来摆平!钢弹仔细分析了事情的始末,觉得是派出所偏听偏信,冤枉了兔子。

如果自己不能为朋友平反昭雪,何以为人?想好翻案步骤,与派出所据理力争的措辞,他骑自行车急急赶往派出所。

黄志刚不知钢弹来干什么,热情把他让到沙发上坐下,倒过茶水问:兄弟来所里有啥事?小钢道:听说哥昨天处理了一期打架斗殴案,兄弟想知道是咋回事?黄志刚诧异地瞧了钢弹一眼,道:你们家属院有位外号叫兔子的人,他名叫范小海,前天在六楞湖与家住化南的吕东东打架。

昨天,吕东东带伤来告,要求包工养伤,所里拘传范小海到所里,吕东东当面指证就是他打伤自己。 我觉得原告指控属实,就决定罚兔子一千元为原告养伤。

目的主要是警告这小子以后少惹事非!因他出手太狠,不给个教训以后还不知闹多大乱子!其实,他只要拿五百元认错就可结案。 怎么?兄弟受托要管这件事?钢蛋道:我哪有闲功夫管这种淡事!我是担心哥哥名誉受损才来给哥说一声。 怎么?这当中难道还有什么猫腻不成?老黄毫不在意地问。

钢蛋脸色怪怪地道:有没有猫腻,哥听过实情就知道。 我知道的事实是:范小海正在湖边钓泥鳅,忽听身后小树林内传出女孩子歇斯底里的救命声,忙跑进树林查看,见一流氓把一名姑娘按倒在地,正欲非礼。

范小海认得受害者是同院姑娘苗苗,上前喝令住手。

吕东东道:老子与女朋友戏耍,识相的赶快滚开!不然打爆你的蛋子!范小海正要驳斥他,这时,另一名隐藏的流氓同伙突然从背后袭击,将范小海推翻在地。 吕东东大骂范小海坏了他的好事,与同伙合力拳打脚踢范小海。

他无奈奋起反抗,一拳击中流氓同伙鼻凹,另一拳击中吕东东眼窝,并趁机捡起一只啤酒瓶威胁要与二人拼命……终将二人吓走,苗苗也趁机逃离。 昨晚,苗苗的父亲到家求我代写状纸,控告吕东东拦路强奸罪,并索赔精神损失费二万元。 我听说此事是哥哥处理的,担心给你添乱子就道:大叔呀!现在的年轻人不出奇,见到姑娘说几句贱话、或动手动脚是常事。

要说真敢糟蹋人,量他们也没那个狗胆!苗苗这事吧,是他们在耍流氓不错,好在后果不严重,不值得去法院打官司,告到派出所让所里处罚他们一下就算啦!人家说黄所长与吕东东父亲交好,徇私枉法不可信!我又道:大叔您不知道,派出所处理流氓事件是只要有人告,就可出面管。 法院审理可是要证据的!这证据……人家说:湖边有钓鱼人可以见证,妞妞的皮带叫吕东东抓住跩过,上边留有指纹……我想,哥哥不追究强奸未随犯的罪行,反而把见义勇为的自卫者拘拿罚款,这事闹到市局哥情何以堪?所以,就大包大揽说要替人家出头讨公道,先把对方按下。

老黄脸色一变:竟有此事?兔子为何不讲清楚?哥哎!你一开始,屁股就坐到吕家一边,先入为主定性质,允许人家说话吗?钢蛋讽刺的口气甚浓。 是的!我当时是有点不冷静……老黄有点后悔。

是啊!本来,社会小青年打架斗殴,司空见惯。 吕东东有明伤,却是先动手,还是二打一;范小海打伤人也只能算防卫过当。

好在双方都没造成严重伤害,派出所各打五十大板,警告以后不得再寻衅闹事,就完事了。 现在反而弄得不好收场耶!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