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陈灵的出没日志(转载)

本站2019-07-10106人围观
简介 也许这真的是命运的邂逅。 顾春风发誓,在他长达五年的人生中,这是他听过第二好听的声音,比单田芳老爷子的声音还有韵味,仅次于自己的母亲。 看见蹲在树后拿着树枝乱戳的小姑娘

陈灵的出没日志(转载)

  也许这真的是命运的邂逅。

  顾春风发誓,在他长达五年的人生中,这是他听过第二好听的声音,比单田芳老爷子的声音还有韵味,仅次于自己的母亲。   看见蹲在树后拿着树枝乱戳的小姑娘,那熟悉的凌乱头发,那件有点脏的裙子,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顾春风感觉好像见到了亲人一样,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五岁的孩子再早慧,终究也只是五岁的孩子,天知道他刚刚已经快被吓死了。

  “你别哭啊,怎么了你?我没生气的。

”唐吆吆看见顾春风哭,还以为他是因为内疚,慌忙用小脏手给他抹眼泪,于是顾春风被抹成了小花猫。   “对,我就是来道歉的。

对不起,我刚刚不该那么说你。

”小花猫顾春风一抽一抽地说道。

  他决定隐瞒自己迷路的事实,毕竟道歉代表他有绅士风度。 而迷路则代表他智商有问题,智商有问题的都是傻子,他才不要当个傻子。   “没事啦,你都来道歉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啦。 你也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哭起来很难看的。

”  唐吆吆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胜利,必然是属于本女侠的。

皇室的人,也不例外。   此后七年,顾春风但凡惹唐吆吆生气,唐吆吆都会说你别嘚瑟,小心回头又哭着跟我来道歉,这成了高冷男神顾春风整个小学的痛。   “那…时间还早,我们玩点什么吧?”唐吆吆提议道。

  其实顾春风此时此刻最想回家,但是嘴硬的他是不可能说的。

  “玩什么啊?”  “四则运算啊?”唐吆吆问道。

  顾春风摇摇头。

  “九九乘法表啊?”  顾春风依旧摇头。

  “那百以内加减法啊?”  顾春风抬起头看了一眼唐吆吆,唐吆吆一瞪眼,顾春风赶忙摇摇头。

  “这不玩那不玩,你说玩啥吧?”唐吆吆的得意已经绷不住了,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盛。

  顾春风抿了抿嘴唇,无奈地说道:“我们就玩包青天的游戏吧,你是,我是展护卫。

”  唐吆吆大方地摇摇手,说道:“不不不,你第一次玩,还是我来保护你吧,你是,我当展昭,毕竟我的本领高些。 ”  这种情况下,顾春风再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唐吆吆说嘛是嘛,别说让他当,就是让他当馒头大人他都得当。   此后的一个小时,顾春风格外难熬,他第一次发现,原来玩游戏这么困难。 想象力贫乏的他看不到唐吆吆眼中的亭台楼阁,没法把手中的木棍想成尚方宝剑,不明白她所说的生离死别,看不穿奸人的恶毒陷阱。

  “,不要啊!”  “,不能去!”  “,快跑!我殿后!”  “恶人休要猖狂,快放下!”  “呔!哪里来的山贼,还想煮了!”  一个小时内,展护卫打败了三次坏人,识破了两次诡计,拯救了四次,顺道还拯救了大树村村民一次。   玩到最后,只剩下一句台词。   “展护卫,你怎么看!”  然后展护卫跳出来,精心推理,砍瓜切菜般顺利解决案件,而只能在一旁点头称是。

这种情况多了,顾春风不禁开始怀疑自己,自己不会真是一个傻瓜吧?  后来顾春风想明白了,这也许就是唐吆吆的厉害之处,她成功地把自己拉到了她的幻想世界,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了他。

  不,准确地说,是羞辱了他。   把脸按在地上摩擦那种。   在那个世界,不管你有多少知识,会多少数学,或者占什么道理都不好使。

因为她是主角,哪怕她只是个护卫,也可以行使皇上的权利。

她指着石块说这是块宝石,那么它绝对不是黄金;她指着自行车说那是骆驼,那它绝对不是千里马;她说看车棚的大爷是天下兵马大元帅,那他一定就是元帅了。   他第一次明白,在女人的世界,不要跟她们讲道理,没有道理可讲,听就是了。   他不禁哀叹:女人,真麻烦。   小直男,恭喜你,你已经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

  但是别骄傲,你还有很多知识要学习。

  终于,玩累的唐吆吆带着顾春风坐在树下休息,托“唐护卫”的福,“顾大人”一下午把整个小区溜了个遍,再也不会迷路了。

  “顾春风,怎么样,开心吗?”唐吆吆问道。

  夕阳下的唐吆吆满脸笑容,落日将一切染成了金色,让一切看起来那么美好,眼前的女孩眼中藏着星辰与幻想,这是顾春风从来没有领略过的风景。   他笑着点了点头,“挺开心的。 ”  “开心就好,天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说着唐吆吆双手一撑,从地上弹了起来。

  “嗯,我也该回家了。 ”  “那我们改天见?”  “改天见。

”  说完两个小孩转身各自回家了。   可是没走多久,唐吆吆转过身来大声喊道:“顾春风!”  顾春风转过身来,“怎么了?”  唐吆吆很认真地问道:“改天,是哪一天?”  顾春风笑了,笑得很开心。   他仔细想了想,他也不知道改天是哪一天。   也许是以后的每一天吧。

  晚上回家,唐吆吆格外地高兴。

吃饭的时候,她兴高采烈地向爷爷讲述自己今天的丰功伟绩,但是说到顾春风要玩四则运算那段,唐吆吆还是对他说自己傻这件事耿耿于怀,不开心地放下勺子,嘟着嘴问爷爷:  “爷爷,我看起来很傻吗?”  唐老爷子放下了筷子,疑惑地问道:“吆吆为什么这么问啊?”  “顾春风说他会四则运算、九九乘法表和百以内加减法,可这些我都不会,他就说我笨。 ”  “爷爷,不会这些东西很笨吗?”  看着眼前嘟嘴不开心的小孙女,唐老爷子感觉自己心都快融化了。

  “吆吆一点都不笨,只是那些东西我们还没学而已。 他说的那些东西,咱们早晚都会学会,可吆吆会的本领,别人一辈子都学不会啊。

”  “什么本领啊?”  唐老爷子想了一下,转头又想了一下,想了许久,许久到唐吆吆都快委屈的哭出来了。   终于唐老爷子一拍手,说道:“你会拯救世界啊,你是未来的武林盟主啊,可以拯救好多人。

”  唐吆吆眼珠子一转,觉得爷爷说的有道理,立刻就喜笑颜开了。   拿着筷子,比划着说道:“对,我会拯救世界,”  唐老爷子在一旁微笑地点头。   眼前的孩子不知道以后会拯救谁,但是起码现在,她拯救了自己的世界。   吆吆拿起碗中的鸡腿,大口地吃了起来。   “爷爷,待会吃完晚饭我还要去拯救世界,你可以把鸡翅膀也给我吃吗?。 ”  唐老爷子疑惑地问道:“拯救世界和鸡翅膀有什么必然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啦,拯救世界很耗体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