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凰妃凶猛萧止,柳云歌全文 2019作文素材

本站2019-06-0855人围观
简介 主角萧止,柳云歌凰妃凶猛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穿越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在古代有一个当外交官的爹是什么体验?是不是觉得很拉风,很有面子?然而---对于有一个签的全都是丧权辱国条约的爹--柳

凰妃凶猛萧止,柳云歌全文 2019作文素材

主角萧止,柳云歌凰妃凶猛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穿越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在古代有一个当外交官的爹是什么体验?是不是觉得很拉风,很有面子?然而---对于有一个签的全都是丧权辱国条约的爹--柳云歌表示,她也很无奈好伐!为了不被百姓装麻袋,柳云歌不-得-不,奋手一搏。

嗯,那咱们就先从救神将开始?只是,那个--“喂喂喂,不就是想借你件衣服取个暖,不小心亲了你一下嘛,至于这么不依不饶的啊?”某妖孽世子爷冰寒着脸,“想撩完就跑?你试试---”精彩章节如此嚣张不把两位嫂嫂放在眼里之人也就只有这一位了,她就是老夫人最宠爱的小儿子的媳妇儿十二太太郑秀瑶,都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所以这爱屋及乌,郑秀瑶在老夫人跟前也最是有脸面。 而她那样子要多气人有多气人,老夫人闻言一双厉眼扫过此刻正在低头听训的两个儿媳妇,冷声道:“贺氏,谁给你的胆子?啊?你一个四品郡君居然以下犯上,把一个三品郡夫人就这么扔在了大街上,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做?”“你就不怕皇后娘娘治罪,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放?你让咱们府上的姐儿还怎么嫁人?你这是想毁了我们伯爵府吗?”“既然你这么能耐,我们伯爵府庙小,可放不下你这尊大佛,赶紧回去收拾收拾给我滚蛋,从此以后,你们一家子,爱祸害谁祸害谁去,滚---”老夫人震怒,几个儿媳吓的花容失色,而贺氏更是委屈,多年来不着婆婆待见,如今一听要把她们撵出去,更是吓懵了。 刷的就跪在了地上,那跪的真是实诚,咯噔一声,柳云歌在后头听见了都为她感到疼。 而贺氏经过了刚才的一切,急切的想表达些什么,跪在地上刷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带着哭腔,倔强的的喊道:“母亲---”“儿媳没错---”还不等贺氏继续说话,那个十二太太郑氏马上一副焦急的模样道:“六嫂,你还是少说两句吧,母亲正在气头上呢。

”“大家谁不知道你心疼蔓姐儿?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把张夫人仍出大门口啊,这不是结死仇吗?”“人吴家可是出了一个受宠的皇妃呢---”“就算你在生气,你也得为咱们建安伯府考虑考虑吧,咱们府上可不仅只有你家蔓姐一个女儿。 ”贺氏一听,气呼呼的道,“她吴家就算出了个受宠的皇妃又如何?要不是有咱家六郎为国奔波,抛头颅洒热血,怎会有她吴家现在的安逸生活,早就---”还没等说完,老夫人脸色瞬间变的铁青,狠狠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道:“够了,老六家的,你给我闭嘴。 ”贺氏被吓了一跳,也越发的委屈了,“母亲,六郎这些年苦啊---,呜---,他---”还没等说完,老夫人双目一瞪,大吼道:“还不给我闭嘴?”“以后这些话不许在说,老六他是大周的子民,为大周奔波是他的本分,要是让我在听见你说出刚才那样的话,就滚回你娘家去。 ”“我们建安伯府也要不起你这个搅家精,说不定哪天,都得被你带累的抄家灭族。

”“母亲???”贺氏听完整个人都惊住了,连声音都带着颤音,嘴唇直颤抖,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她知道老夫人不喜欢她这个儿媳妇儿,以前就不少刁难她,但是,碍于她娘家,最多也就是罚她多学规矩,可是,可是她娘家哥哥刚出事儿,老夫人就要休了她。

贺氏整个人都傻了,内心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说真的,老夫人这话可真是太重了,这可是古代,被休回娘家的女子,还有什么活路?不过,老夫人的话虽然重,但是,不得不说柳贺氏的嘴也实在是笨。

大夫人赵氏眼中闪过轻蔑之色,真真是白瞎了云歌这伶俐的丫头,怎么就托生在了她的肚子里?还有华哥,多好的孩子?真是个蠢货,生的儿女再好有什么用?还不是要被她连累死?想到这里,内心不由得一笑,但是面上却不显。 不过十二太太郑氏可就没有那么好的涵养了,此刻虽然用手帕挡住了半边脸,可是,还是能看到她直撇嘴,一副十分嫌弃的模样。 诶,有时候吧,说话真的是个艺术活。 同样是一个人一件事儿,在柳云歌嘴里,她爹就是民族英雄,而到了贺氏嘴里,就变成了另一番韵味。 难道没有柳六郎,大周就要亡了吗?这话要传出去,那还有好???所以说,说话是门艺术活,显然贺氏没这艺术细胞。 话虽然说了不少,但是,实际上并未用多久。 然而老夫人要撵六房出府的决心却是一点都未减,对着一脸震惊的贺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也别哭,赶紧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在前门大街那边我还有一个私产,五进的宅子,也别说我亏待你们,那宅子好好修缮一下,也够你们一家子住了,也别等老六回来了,有华哥在也是一样的。 ”在汴京城这么寸土寸金的地儿,说真的前门大街的房子真心不便宜,想来,老夫人也是下了血本了,毕竟也是亲生的,就算十分不喜,也总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 可是,就算那地段再好,又怎么能跟建安伯府这样的爵位加身的比呢?这要是搬出去,就相当是分了家,以后出门,她们六房只能自称柳府,再也不能自称建安伯府了,这身份直接就掉了不是一大截。

贺氏被老夫人的话弄的又是一愣,而其他人脸上却全是喜色,这要是六房走了,可就清净了。

这些年她们也受够了,走哪儿都遭人白眼,更别说儿女婚嫁了,好好的伯府姑娘,愣是比人家矮上一头,你说气人不气人就连大夫人赵氏眼中都露出了喜色,而十二太太郑氏那表情更夸张,随后大眼睛一转道:“诶呦,我的六嫂诶,你这可是得了大便宜了。 ”“母亲你可真是疼六嫂,那么大的宅子,那么好的地段啊,啧啧---”结果,还没等她说完,一句如珠如玉,如夏日凉泉般润人心肺的声音响了起来。

“既然十二婶娘如此喜欢,不如送你好了,父母在不分家,这可是老祖宗的规矩了,我们六房要是被这样分出去,外人怎么看?娘亲的孝心在整个汴京城可是出了名的,万一要是有人说祖母不慈----”砰---又一只茶盏飞落到了地上,传出咔嚓--的脆响。 紧接着就是老夫人的怒吼声,“大胆---”“谁教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还不给我跪下---”贺氏见状,脸色煞白咬着下唇,轻轻的用手拽了拽柳云歌的裙摆,一个劲的给她使眼色。

不管贺氏规矩学的在如何不好,但是,依然是个孝顺的儿媳妇,况且,顶撞长辈总是不对的。 而柳云歌给了贺氏一个安抚性的笑容,随后抬头挺胸,根本就没有要跪下的意思。 只见她面色如常,双眼漆黑如点墨,可是周身却有着完全不弱于老夫人的气场。 随后屈身行了一礼后道:“祖母莫气,阿蔓一片孝心,见不得像祖母这般慈爱的人,被那群长舌妇诋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