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第667章 陈功的过往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56人围观
简介 身躯微微一颤,纤手轻抚着云海平滑而冰冷的颅骨,嘴角渗涌着鲜血的芷寒,她那绝美的脸庞上,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神情。 “看,多大点事,让她摸一下又能怎么样。 ”松开了那细腻白嫩的皓腕,就连

第667章 陈功的过往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身躯微微一颤,纤手轻抚着云海平滑而冰冷的颅骨,嘴角渗涌着鲜血的芷寒,她那绝美的脸庞上,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神情。 “看,多大点事,让她摸一下又能怎么样。

”松开了那细腻白嫩的皓腕,就连云月都不禁搓了搓了手指,仿佛在迷恋那一瞬间的温软细嫩。

背对着芷寒,云月一脸促狭地冲云海眨了眨眼。 被云月这么一打岔,云海心头的怒火也是烟消云散,不过还是不习惯被人这么触摸,他那巨颅微向后移,避开了芷寒的小手。

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芷寒这次并没有不依不饶地尝试再闪尝试触摸云海,只是近距离那么傻笑地看着她。

“你没发现吗?老大,这女人就是一根筋,或者以前受过什么刺激,你就迁就一下她,毕竟我们还需要从她那里了解一些情况。

”明显感觉到了云海对自己有些不满,云月在精神交流中呵呵说道。 “你比陈功强大?我敢保证,就刚才的距离,如果换成陈功的话,他绝对躲不开我的内巢牙弹射攻击。 ”或许是觉得云月说的有理,云海没有跟她再计较,却是张口朝芷寒奇怪地问道。 “陈功在技术领域比我强,他可以用三级科技文明的材料,制造改装出具备一定六级科技文明的武器、设备,但论到打架,几个他都不是我的对手。

”芷寒毫不犹豫地回答道,那星眸一眨也不眨,只是盯着云海。

“你有灵能?就是陈功提到过的某种能力?”想起刚才那一瞬间芷寒的反应,如果她只是在体外凝结出纯粹的精神力护罩,因为没有正面击中可能不像陈功当时受创严重,但绝对也会有短暂的精神力、神识影响,或者脑部受创。

但芷寒并没有出现这种症状,虽然她的嘴角渗涌出了一些鲜血,但整个人还是神采奕奕,看上去并没有大碍。

“这才是最可笑的地方,如果当年我觉醒了灵能的话,别说我父亲犯的那点事,哪怕他在神殿方便,也不可能落了个被驱逐的重罚。 ”芷寒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嘲讽表情。

“陈功想干什么?或者说他对我对异形的态度,有什么企图?”云海没有纠缠那个问题,马上换了个话题。

一丝痛苦在芷寒的眼眸深处掠过,她沉默了片刻后,并没有直接回答云海的问题。

“或许都疯了吧。

”“陈功疯了,我也疯了。 ”“来自六级科技文明的我们,生活在三级文明中。

”“说句难听的,这就像是一个人类,生活在一群蠢笨的麋兽群中。

”“很多可以轻易解决的事情,我们却要看着他们在费尽心思、穷其精力后,还是束手无策。

”“完全可以通过很多方法结束战争,然后全力发展科技,将视线看向更遥远的星空。

”“可是他们呢?地位?权势?金钱?”“这些无聊的东西,消耗了他们太多的精力。 ”“不能干涉只能旁观,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数十年,可能我们都已经麻木了,或者被无聊折磨的疯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他或者我,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足为奇。

”芷寒不停的说着,那眼眸深处的悲哀怎么也掩饰不住。 “所以疯狂的陈功就想带着异形杀回你们的母星?所以丑陋而狰狞的异形,在固执的你的眼中,甚至比热恋中的情人更能让你心生亲近之意?”云海用奇怪的语气问道。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这样吧,我给你说两件事情。

”芷寒苦笑一声,继续说道。

“我的父母是在被驱逐的过程中,因为飞船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故障,最终导致维生舱损坏,他们才死的。 ”“陈功的母亲,是被活生生烧死的。 ”“早在陈功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在一次远航探索行动中就消失了,这在我们母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对陈功和他母亲而言,这是致命的打击。 ”“还好,陈江的母亲坚持了下来,并且将他培养成了一个神侍。 ”“但是陈功犯了一个致命的过错,他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因为一时疏忽,导致了带队的侍长被反抗军杀死。

”“神殿的光辉之下,黑暗无所遁形。 ”“确实跟神皇说过的这句话一样,在经过调查之后,他们发现了陈功不仅是一个神殿神侍,同时,他还是反抗军在神殿中的暗棋。

”“神殿认为陈功的信仰不够虔诚,他已经被黑暗侵蚀了,只有神圣的火焰才能洗涤陈功的罪恶。

”“但是陈功的母亲为了给他争取一线生机,勇敢地站出来提出了一个古老的仪式。 ”“玛卡斗兽,这是我们文明古老传承的一个庄严的仪式。

”“被神殿认为有罪的,可以通过玛卡斗兽为自己赢得一次忏悔的权力。

”“陈功从神火殿被转移出来时,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遵从了古老的条例规定,他的母亲,一个不够强大但足够勇敢的战士,代替了自己的儿子,向神殿神兽发动了玛卡斗兽仪式。 ”“结果可想而知,陈功的母亲甚至只来得及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就被神兽喷出的烈火烧成了灰烬。 ”“她的死,并不是没有意义的,至少她为陈功争取到了一丝希望。

”“就这样,陈功和更多被判定有罪的人,包括我们一家人,我们被押上了一艘快要报废的飞船,漫无目的地飞向未知的星空。 ”说到这里,芷寒微微顿了顿,随即用充满了嘲讽意味的语气补充道:“陈功后来跟我说起过,让他真正愤怒的不是神殿的惩罚,而是他眼中充满了正义和希望的反抗军。

”“先后有几次机会,只要反抗军愿意,就有希望救出他和他的母亲。

”“然而反抗军并没有这么做,或许对他们而言,与其费力拯救一个已经暴露的暗棋让神殿震怒,倒不如漠然旁观,因为陈功对他们而言只会是麻烦,不再有任何用处。 ”“一个对统治了我们文明的神殿充满了仇恨的人,一个突然觉得自己追求的只是一个笑话的人,一个希望完全破灭了的人。

”“这样的人,无论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我想也没什么稀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