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我的画样青春小说阅读

本站2019-07-08167人围观
简介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我的画样青春》,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林小芳黄一阳小说精选:看完跟林小芳去吃宵夜了!黄一阳到。 什么?老赖一激动扯着他衣角,林小芳是谁,是

我的画样青春小说阅读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我的画样青春》,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林小芳黄一阳小说精选:看完跟林小芳去吃宵夜了!黄一阳到。

什么?老赖一激动扯着他衣角,林小芳是谁,是美女吧!吃宵夜不叫我,鸡蛋火烧你们别动我的。

吃屁啊!都吐光了!不信你看。

说完还张开嘴巴让老赖往里瞧。

我见排队的人挺多的,就准备先回去了,就对他们说道,回去帮我带一个我先回去洗澡。 我的画样青春精彩章节试读:我们来到了海电一街的夜宵摊上,这里晚上特别热闹,比三角一中外面那条街热闹多了,学生下晚自习都往这跑了。

我们随便找了个地摊就坐下了,还没下课所以现在只有零零散散地几桌人。 林小芳跟黄一阳都在谈自己画室的事,黄一阳又趁机吹了下画室有几个多牛的学长问她要不要转来,我偶尔插两句,插完又埋头苦干,倒是不知道说什么。 但是林小芳她的一言一语一笑都让我觉得只可倾听。

吃到一半的时候,今天在画室较劲的那个马秋培竟然也来了。

诶,这不是刚才要跟我比划的家伙吗?黄一阳道。

我嗖啜了根长长的面条抬起头四处张望。 马秋培!林小芳招了下手,示意马秋培过来。

马秋培听到有人喊他,朝着声源这边望来看到了林小芳,便一脸笑意赶了过来。 小芳,你在吃宵夜啊!怎么不早叫我陪你。 边说着边拉凳子坐下,看着几个陌生人坐在这里,转头对林小芳道,小芳,那边桌子这么多,我们干嘛跟人拼台,坐那边去吧!本来黄一阳就不爽了,听到这一说,啪一下把筷子拍桌上,你啥意思?我们跟小芳吃宵夜,假装叫下你也真敢过来了脸皮够厚啊!黄一阳也突然改了口把称谓林小芳变成了小芳,我不禁在心中为他竖起大拇指。 别这样,都是朋友嘛!林小芳道。 林小芳说话了我们也没怎么较劲了,马秋培又笑笑坐了下来,可能是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马球培请了我们以前从来没舍得大手笔买的鸭头,那时候卖是五块钱一只,他买了整整四只,一盘田螺以及一瓶九江,这对于常年在三角墟吃两块钱捞粉的我们来说已经是土豪了!马秋培只比我们大一岁,但却显得比我们老成许多,也许是因为他长相的缘故,举止稳重,谈吐老练,长了一满是疙瘩的脸,我突然觉得他的人比他的名字还丑,像是一张画的乱七八糟的素描,该明不明该暗不暗。

但自信和淡定让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风度翩翩。

喝酒的时候,他还频频告诉我们一些酒场上的规矩:和别人碰杯,应该把杯子放得比别人低,表示对别人的尊重;给别人倒酒,必须把酒瓶上的商标正冲着别人,这是诚意的体现,让别人知道,你倒的是酒,而不是敌敌畏。 那我要是把商标反过来,就是倒敌敌畏了?黄一阳对马秋培这一套不太感冒,他已经喝高了,端起马秋培的杯子,故意把商标冲着掌心,倒了满满一大杯九江:我给你倒敌敌畏,你喝不喝?对于黄一阳这一挑衅之举,马秋培脸上没流露出一丝愠怒,他接过杯子,微笑着说:你是我兄弟,你就是真倒敌敌畏,我也喝。 去去去,谁跟你兄弟了!黄一阳边说着边举起自己的酒杯,和马秋培碰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干了。

黄一阳连干了两杯九江,估计马上就不行了,我了解他的酒量,把杯子放下,马秋培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黄一阳想说话,还没说出来,就捂着嘴,在路边吐了。 黄一阳这家伙嘴不好,人其实挺好。

林小芳向马秋培解释道。

黄一阳是生意人,老赖是酒鬼,我是他们口中的作家,林小芳是才女,除了林小芳,我们学美术的目的都一样,就是文化课要求低了,考大学更容易。 十五年前我们才三岁,那是一个连未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娃娃,十五年后我们就三十三了,对于未来已来的年纪,我们也许偶尔怀念以前,青春短暂却如此美丽却充满遗憾,我们就这样笑着抱着却还流着泪。 马秋培笑笑,说:没事,嘴也挺好。

我发现马秋培笑的时候和林小芳有几分相似。

这个念头刚刚在我脑海里闪过的时候,马秋培忽然问林小芳,小芳等下要我送你回去吗?林小芳说:好啊!反正也这么晚了!她答应了,她甚至都没有眨下眼睛,我还没送过姑娘回家,甚至不知道送回去后要不要死不要脸上她家坐坐喝杯茶。

除了喝酒我们也找不出别的话题,在黄一阳的一吐之下夜宵也宣布结束,我倒是有点失落。

黄一阳吐完又正常了,叼着牙签边走边哼着小曲。 我时不时往回望,他们两个已是往海电一街后面的村子走去了!你是吃了多少啊!还学人剔牙。

我道。

吃屁啊!都吐出来了,这回真是亏大了。

下次不能一口闷了!给我根烟这是九江,你以为可乐啊!我说道递过去一根烟。

此时我心中产生两个疑问,这两个疑问黄一阳也许可以帮我解答,但是我不知道该问哪个先。

对了!林小芳跟马秋培正拍拖吗?我问道。

黄一阳道,这我不清楚,之前还没见他们有什么猫腻。

不过我看十有九成吧!诶,那你说,林小芳被他上过了吗?我说道。

你有没有留意她走路的姿势?黄一阳道。 什么意思?我问道。

听说走路张得特别开的,估计都是昨晚被人……,黄一阳没继续说但我还是听懂了,黄一阳突然问道,你喜欢上林小芳了吗?关心这个干嘛。

我没有。

我说道。

我倒是有点喜欢上林小芳了!黄一阳说道。

扯吧你。 我说真的你为啥不信……回到海电二街的时候看到老赖在买鸡蛋火烧,黄一阳说刚才吐完又饿了非拉着老赖请客吃鸡蛋火烧。

老赖说,好我请,你们去看示范课了吗?看完跟林小芳去吃宵夜了!黄一阳到。 什么?老赖一激动扯着他衣角,林小芳是谁,是美女吧!吃宵夜不叫我,鸡蛋火烧你们别动我的。 吃屁啊!都吐光了!不信你看。 说完还张开嘴巴让老赖往里瞧。

我见排队的人挺多的,就准备先回去了,就对他们说道,回去帮我带一个我先回去洗澡。 行,回去拉出来给你。 黄一阳道。 可以,别忘记夹着鸡蛋。

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