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大贤秉高鉴 公烛无私光——本色郑德荣

本站2019-07-08154人围观
简介 一辈子淡泊简朴,一辈子以身垂范。 红色理论家、东北师范大学原副校长郑德荣,生活清澈如水。 一滴水,见阳光。 家里的书桌书架,一用就是30多年;常用的黑色手包,边角磨得

大贤秉高鉴 公烛无私光——本色郑德荣

  一辈子淡泊简朴,一辈子以身垂范。

红色理论家、东北师范大学原副校长郑德荣,生活清澈如水。   一滴水,见阳光。 家里的书桌书架,一用就是30多年;常用的黑色手包,边角磨得早已褪色,还舍不得扔;身上的衣服,总那么几件,家人要给他买气派点的,他总摆摆手,我不需要。

  博导、副校长、荣誉教授、离休干部……郑德荣头上的光环不少,学校几次提出换房改善,都被他婉拒,够住了!直到去世前,郑德荣住的仍是上世纪80年代分配的老房子。

  郑德荣怕麻烦。

在东北师大政法学院班子成员的记忆里,他从未因为个人的事提出过要求。

甚至,连冬天路滑摔倒、手臂骨折,结肠手术创口久不愈合等难处,也不告诉学院,不要给人添麻烦。

  别人有困难,郑德荣却总是伸出援手:  看到学院办公室紧张,五六名青年教师挤在一个工作间,他主动把自己宽敞的教授工作室腾出来,自己挪到家中狭小的书房读书写作,美其名曰方便;  学生家人动手术,跟他请假,他硬是塞了个装了两万元现金的信封,再三叮嘱照顾好了家人再回校;  甚至,他还管起了社区的闲事支持当过小学老师的夫人在家里开办金色港湾小课堂,免费教附近的农民工子女、贫困儿童、留守儿童识字,不大的家里,常常一间屋进行博士生教学、一间屋进行学龄前教育,一办就是17年;  ……  郑老师的党性极强!这是郑德荣给很多人的印象。

  东北师大党委组织部部长柏维春至今记得,自己刚任政法学院党委书记不久,一天下午,1点刚过,郑德荣便站在办公室门口,笑盈盈地说:维春,从家出来早,正好找你聊几句。

此后十几年,这样的场景成了二人之间交往的规定动作。

一位近50年党龄的老党员、老领导,向一名30多岁的基层党委书记汇报思想在郑德荣看来,应该的。   每次交党费,郑德荣都十分准时,看得出来,按时交党费在他心里分量很重。

  对待权力,郑德荣崇尚做官先做人。

  1983年,升任副校长,又分管招生,郑德荣成了实权派。

临近招生季,不是没人打招呼、递条子,但他就是不接招,违反原则的事,不能干!  唯独一次例外。 高考发榜,西藏报考东北师大排名第一的考生,距录取线仍差几分。

听完汇报,郑德荣眉头紧锁:少数民族地区考生,又主动报考师范,不容易。 应当全面把握中央精神,予以适当照顾,不必太教条。 有什么风险,我承担。 最终,降分录取。

  学生刘喜发博士毕业,在他上任吉林大学马列教研部副主任前,郑德荣再三叮嘱:一定不要骄傲!做官是一时的,做人是一世的。 首先还是要做好人。   大贤秉高鉴,公烛无私光。

郑德荣公私分明。   留校工作不久,郑德荣到西安出差,顺道想看一看大雁塔,就利用周日乘车前往,下车第一件事就是把4分钱的车票撕掉,他怕跟其他公务车票弄混了,报销出现问题,决不能占公家一分钱便宜。

  对己严,对家人同样严。

  作为离休干部,郑德荣的医保卡可以直接减免医药费。 一次,亲属想用他的医保卡买点药,被他严厉训斥,不能开这个口子!  早年,二女儿想从当时的九台县医院调到东北师大校医院工作。 都是同级医院,时任学校副校长的郑德荣若打个招呼,并非难事,但他就是不张这个口。

  还有一年,东北师大财务处招人,三儿媳恰好有会计从业资格证,符合条件,为了照顾家庭和双方老人,也知道老爷子脾气,三儿媳特意背着他报名参考,凭着自己的实力,通过了学校考核。 然而,当人事部门将消息告诉郑德荣时,他的第一反应却是:绝对不可以!为此,三儿媳大哭一场。

  你们是为家里好,但我在领导岗位,要避嫌,希望你们能理解。 其实,郑德荣对这件事也一直心存愧疚。

  为人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

大重孙想去师资优良的东北师大附属幼儿园上学,郑德荣又给拦下了:学校资源有限,我们不能抢占。 无奈,孩子去了其他幼儿园。

  但对优秀的博士生,郑德荣想方设法向有关单位力荐。

看多了,儿女们不免吃醋:爸,你看你,对学生比对我们都好。   遇到一个好学生不容易啊!让他们找到合适的岗位,能给国家作更大的贡献。 郑德荣言之凿凿,对学生,那是公事;对你们,是私事,公私要分开!  延伸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