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第399章 痛打落水狗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34人围观
简介 帅府前殿的大院,此时很寂静。 院落中的一众强者们停止交谈,一双双目光投注过来,聚焦在栾海擎身上。 其中大部分人的眼神很锐利,锋锐如刺,直戳栾海擎的背脊,令他如芒在背。 自从栾

第399章 痛打落水狗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帅府前殿的大院,此时很寂静。

院落中的一众强者们停止交谈,一双双目光投注过来,聚焦在栾海擎身上。

其中大部分人的眼神很锐利,锋锐如刺,直戳栾海擎的背脊,令他如芒在背。

自从栾海擎前往简家,以栾皇诏书,强迫简月玑与之联姻。 这件事情,就引起了主城百宗近一半宗门的反感,对于这位十七皇子,再没有半点好感。 现在,此次武殿试炼的传奇,彗星般崛起的秦墨,也因为此前与栾海擎的矛盾,径直离开,不参加帅府寿宴。 这场寿宴,缺少了秦墨,本次武殿试炼实质意义上的第一,无疑会失色不少。 旁边,龙舵阁、落月峰等宗门高层,皆是欲言又止,却是无奈摇头,他们很清楚,这种情况之下,若是出言为栾海擎开脱,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至于在场西翎军团的一些亲皇派将领,也是神情木然,对于栾海擎此人,恍若未见,不置一词。 这个时候,羿武狂面无表情,淡淡道:“皇室勒令?我怎么不知道?秦墨是我西翎战城的绝世天才,即使栾皇在此,也不能无缘无故,勒令他不得参加寿宴。

怎么回事?”“呵呵……,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当日在‘烟雨杀境’……”人群中,驮刀门、千音宗,还有缠灵宗的几位强者,你一言我一语,将“烟雨杀境”上,栾海擎手持栾皇诏书,勒令秦墨不得参加寿宴的事情,一五一十,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这些人每说一句,栾海擎的脸色就白上一分,他很想当众喝斥,命令这些人住嘴,却是很清楚,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不能端起皇子的架子,否则,很可能惹怒羿武狂,后果不堪设想。 诚然,栾海擎乃是皇子之尊,西翎战城中,几乎无人敢对他不利。

可是,此时的情况,则又另当别论,将武殿试炼的第一天才逼走,等若是干涉了西翎战城的内务,这牵涉到皇室与战城之间的协议。 “呵呵……,海擎皇子还说,秦墨辱及他未来的皇妃。 十七皇子殿下,不知道你所说的皇妃,到底是谁呢?难道是我家的月玑丫头?”简万宸嘿嘿冷笑,补上一句。 这一句话,如同是一柄穿心之刀,直接让栾海擎脸色苍白,面无血色。

“什么?我师兄不来了!?那俺也走了!”熊彪一瞪眼,转身就要离开,却是被几位前辈高手拽住,低声劝阻。

墙角里,冬东咚则是一脸愤怒,直接甩开江老、柯长老的拉扯,也是要离去。 既然墨哥儿不在,他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 在场很多年轻天才亦是脸色不忿,对于栾海擎极端敌视,先是以栾皇诏书,想要强硬娶走西翎战城的女神,之后,又以栾皇诏书,逼走武殿试炼的第一人。 栾海擎此等作为,是个人的肆意妄为?还是皇室在背后暗中指使?轰隆……地面抖动,整个院落忽然一暗,羿武狂脸庞冷肃,周身黑焰翻腾,背后隐有一座黑火山的轮廓浮现,铺天盖地的气势席卷而至。

“十七皇子,你远来是客,本帅对你的所为,也一向纵容。 但是,你以栾皇诏书,逼走武殿试炼第一名,这般干涉我西翎战城内务,真是你个人所所为,还是背后有他人指使?说?”羿武狂的声音,一字一句,如同敲山之锤,震得栾海擎耳朵一阵轰鸣,身体摇摇欲坠。 栾海擎心中,则是无比苦涩,这让他如何应对?无论说是个人所为,还是背后有人指使,后果都是无比严重。 此时,人影一闪,那位素袍老者出现,站在栾海擎面前,极力抵御羿武狂滔天般的气势侵袭。 “羿帅,请息怒!海擎殿下也是太年轻,做事没有分寸,并非有意干涉西城内务,还请您高抬贵手!”素袍老者连声说着,汗珠顺着脸颊,如水般流了下来。 面对羿武狂的恐怖气势,即使素袍老者的修为,已是步入逆命境界,堪称一方豪雄,也是难以抵御。 这个时候,院落门口,帅府一位执事出现,神色匆忙,似是有要事汇报。 待看到大院中一片肃杀的气氛,不禁怔神,脸色犹豫,不知该如何开口。 “怎么了?”羿武狂身上气势稍敛,沉声问道。 “禀告大帅,‘羽馆’的羽先生到了。

”这个执事连忙汇报。

却是在同时,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羿大元帅,在下冒昧前来,打扰!”话音落下众人眼睛一花,就见一个戴着骨质面具的青年,忽然出现在院落中,在场皆是修为高深的大高手,竟是没有一人,看清这青年是如何来的。

好可怕的身法!此人就是羽先生!?在场一众强者中,许多人是初次见到羽先生,目睹这等可怕的身法,对于传说中这青年的惊艳战力,倒是相信了不少。 “哈哈哈……,羽先生,你来得正好!”简万宸眼睛一亮,大笑着迎了过去。

旁边,许多人亦是纷纷上前,对于这位神秘青年不敢怠慢。 “我来得似乎不是时候,发生了什么?”秦墨目光一扫,对于栾海擎苍白如纸的面容,却是视而不见,微笑着问道。 周围,简万宸等人立时解释,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可惜,羽先生,秦墨这个少年在此次武殿试炼的战绩,当真是绝艳。 你本能见上一见的。 ”米风狂摇头叹息。

“哦,原来如此。 ”秦墨转头,似是到此刻,才看到栾海擎一样,淡淡道:“说起来,十七皇子还真是不凡,算一算,这段时间主城的诸多事情,似乎有一大半都和你有关。

这等搅动风云的本事,佩服,佩服!”这一番话,犹如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栾海擎胸口如遭重击,身躯一个踉跄,几乎当场跌倒。 闻言,在场诸多强者皆是面色不善,听“羽先生”这么一说,还真是如此。

这段时间,西翎主城的数桩风波,其中都有栾海擎的身影,难道这一切,真是栾海擎个人所为?“哼!栾海擎,你这段时间所为,若不是贵为镇天国皇子,早已死透十多次了。

”“我身为西翎军团总帅,还不至于对一名皇子出手。

不过,你在西城的所作所为,我会原原本本,报向皇都。 至于栾皇如何裁断,海擎殿下,你好自为之吧。 ”“本帅的府上,不欢迎你,恕不接待!”“还有,此次带来的礼物,一并带走!”羿武狂这般说着,身躯微振,猛地爆发一股恐怖气浪,直接将栾海擎一行人冲飞,窜至夜空,朝着西翎主城之外而去。 同时,帅府另一处,一队马车也是被冲起,横亘夜空,随之而去。

这一幕,被主城中无数人瞧得清楚分明,待到了解事情的始末,整个主城中响起一阵阵欢呼。 无数人拍手称庆,他们早就对这个十七皇子深恶痛绝,现在羿大元帅出手,将之逐出主城,实是大快人心。

“乖乖……,给羿大元帅祝寿,整整一个车队的宝物啊!”街道上的人群中,一个贼眉鼠眼的老头,眯着眼睛,注视着一整个车队的踪迹,露出炙热的神情,提着一个红布包裹,身形一闪,已是消失不见。 另一个小巷中,一个身影伫立,周身逸散血煞之气,抬头望天,注视着那个车队划破天空的轨迹。 这个身影的肩头,一只七尾狐狸出现,眯着狐眼,注视夜空,同样露出炙热的目光。 “哼!正好,连人带宝物,一并清算!走吧,看看你小子的这具血煞分身,到底威力如何……”话音刚落,小巷中已是空无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