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文学

教师节:翻开名家写给恩师的“情书”

本站2019-06-13152人围观
简介 汪曾祺与沈从文沈先生教书,但愿学生省点事,不怕自己麻烦。 他讲《中国小说史》,有些资料不易找到,他就自己抄,用夺金标毛笔,筷子头大的小行书抄在云南竹纸上。 这种竹纸高一尺,长四尺,

教师节:翻开名家写给恩师的“情书”

汪曾祺与沈从文沈先生教书,但愿学生省点事,不怕自己麻烦。 他讲《中国小说史》,有些资料不易找到,他就自己抄,用夺金标毛笔,筷子头大的小行书抄在云南竹纸上。 这种竹纸高一尺,长四尺,并不裁断,抄得了,卷成一卷。

上课时分发给学生。 他上创作课夹了一摞书,上小说史时就夹了好些纸卷。

沈先生做事,都是这样,一切自己动手,细心耐烦。 他自己说他这种方式是“手工业方式”。

他写了那么多作品,后来又写了很多大部头关于文物的著作,都是用这种手工业方式搞出来的。 ——汪曾祺《我的老师沈从文》汪曾祺和沈从文这对师生彼此欣赏,早已成为文坛佳话。

老师沈从文对汪曾祺的影响不止是写作一途,还有他之后的人生。

沈从文常说的“耐烦”,对人生要永远保有热度,“千万不要冷嘲”,“在事业上有以自现,在学术上有以自立”等等,都对汪曾祺有极大的影响。 师生情意相通、惺惺相惜,是文脉的接续,更是人格精神的传承。

(责编:汤诗瑶、陈苑)。